<pre id="hlzyt"></pre>
    <pre id="hlzyt"><del id="hlzyt"><menu id="hlzyt"></menu></del></pre>

    1. 當前位置: 首頁 廬陵悅讀> 白鷺洲> >正文
      喝茶的心情
      2022-11-04 09:48 來源: 吉安新聞網—井岡山報

      文/賀湘君

      花一個上午的時間整理書房。一切妥當后,將插有富貴竹的敞口瓶置于書桌上。正午的陽光像一團柔軟的棉絮,剛好照在綠枝和白色桌面上,窗明幾凈。

      南方秋日是一塊上等的錦緞,澄澈明亮,綺麗蒼黃,日閑氣清。“倚在門前銀杏樹下聽晚蟬,不知此外世界上還有眼淚與別的什么東西。”這是沈從文的《秋》,亦是此刻我的秋,南方的秋,窗下的秋,晚蟬和飛鳥聒噪的秋。

      喜歡秋日的陽光。它不似夾纏著陰風寒雨的春陽,陰柔潮濕,誘惑的,軟膩的,搖搖欲墜的艷,綿里藏針的濕冷。秋陽是淡定的,有抽干水分后的堅韌,暄騰騰的干燥,稻草般的暖和,溫柔敦厚。

      忙碌后,要燒壺茶,當作犒勞自己。提梁鐵壺煮水,紫砂西施壺泡茶,粗陶茶盞。日日喝茶,其實對茶一直不甚深究。如汪曾祺在《尋常茶話》里那般描述“我對茶實在是個外行。茶是喝的,而且喝得很勤,一天換三次葉子。”我對茶葉不甚挑剔,只要是好茶,怎樣的茶我都愿意喝,隨季節變化稍作替換。每日里喝幾道茶,不過如汪老所云“換葉子”而已,并不講究茶席茶道等繁瑣鋪設。偶爾有興致,會去掐幾朵花來插瓶,家花,野花都可以,或者抓一把花生果仁橘子放桌上,慢慢削皮,慢慢剝取,慢慢啃,慢慢嗑。仿佛要把所有生動的,極致的,起伏流動的光陰,于這緩慢里,熬出一股焦糖的香膩,歲月煦暖。

      喝茶的日子多了,倒也落了些癖性。如水要滾燙,茶要濃釅。水溫不夠的茶水,我是喝不慣的,太淡太寡的茶水,我亦日漸不喜。從茶罐里撮茶,會想起汪老寫他祖父喝茶的情景:“祖父生活儉省,喝茶卻頗講究。他是喝龍井的,泡在一個深栗色的扁肚子的宜興砂壺里,用一個細瓷小杯倒出來喝。他喝茶喝得很釅,喝一口,還得回味一下。”當深郁的茶湯自紫砂壺里斟出,好時光由此漫溢而出。

      一個人捧書啜茶,光陰在提壺倒水、舉杯落盞、翻書的摩挲聲、輕緩的啜茶,剝橘子和啃板栗等瑣碎里平緩流逝。一日日,一月月,一年年。樓下的柚子樹去歲種下,今秋已結出若干果實,花壇里的妍麗紅茶開花后又凋謝,凋謝后又開花。明凈的窗外有悲欣的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豐厚的喜怒和哀樂,深邈的孤獨和溫柔,足夠的狡猾和冷漠,廟堂和江湖,一場接一場的流水席……

      此時,什么都不要去想,只需喝茶。好時光是從茶水里反復啜飲出來的。好時光是平凡和無為的。是約翰《星·血·火》里說的那樣:“什么都不做,當個無名小卒,那會是一種好生活。像陽光下一塊石頭那樣安靜,伐木,劈柴,生火取暖,將雪和冰融化成水,這一切,生活的追求,事物的追求,都是無窮無盡的。”

      此時窗外有秋色豐贍,氣勢壯闊的天高云淡,色彩堆砌的叢林山川,有咣當落地的熟透果實,草木迸裂出種子,有松果和栗香,桂花落和楓紅菊黃。若有滿肚子的憤懣牢騷,滿腹的悲愴憋屈,統統將它們煮進一壺茶里,任它蝦眼連珠,蟹目噴濺,魚鱗翻涌,最終化為一縷無聲的清香,一場靜靜的品啜。事物的本相原本是一場寂靜擔當。

      人生需要準備的,不是昂貴的茶,而是喝茶的心情。這是林清玄說過的一句話。

      責任編輯:劉臣

     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: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-1

      Copyright ?2003-2019 by jgsdaily.com. 贛ICP備19004936號-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

     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
      分享到:
     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
      《8X永久华人成年免费》免费高清在线观看-国产午夜免费高清久久影院

        <pre id="hlzyt"></pre>
        <pre id="hlzyt"><del id="hlzyt"><menu id="hlzyt"></menu></del></pre>